你愛我 你傷我 不算什麼
反正我 絕不說 我多難過
有你的我 沒有你的我 往後日子都得過

你內疚 你難受 別告訴我
免得我 又搞錯 當作承諾
諒解背後的顫抖 誰關心過

我不堅強 分手後不要做朋友
我不善良 不想看你牽她的手
該怎麼走 就怎麼走
不必那麼努力演灑脫輕鬆

就算寂寞 分手也不要做朋友
就算宇宙 早就安排好這結果
你曾經牢牢地 在我生命裡附著
我要如何去假裝 我沒有愛過

梁文音,分手後不要做朋友

分手後,能不能做朋友?

面對分手,許多人總是會有一個疑惑:「分手之後,我們還會不會聯絡?能不能是朋友?」

之前曾經在花園寫過分手後,我們還能是朋友嗎?,而這一篇文章,我則要從依附類型的觀點做切入,從不同依附類型的人如何處理分手,來看看分手後是否還會持續連繫、是否會做朋友、甚至是是否會復合等等。

不同分手策略帶來不同的分手後果

一般而言,要探討處理分手的方式,也就是分手策略,有兩個重要的關鍵點,第一個是分手策略的直接性,也就是說,當主動分手者想要分手時,他採取的策略是偏向於直接表達分手意願,或是間接地逃避、疏遠呢?而另一個重點則是,主動分手者對被動分手者的關心程度,是帶著較多的同情呢?或者是一刀兩斷,老死不相往來,你過得怎麼樣都已經不是我的事情了?[1][2]

過去研究發現,採用間接性分手策略的人,通常也比較不會顧及到對方的情緒,「反正我要走就是要走,怎麼樣也攔不了我。」採用這種分手策略的人,通常彼此分手之後的關係都不會太好,反之,若採取直接性分手策略的人,因為較為顧及對方情緒,因此在分手之後,彼此的關係也會稍微好一些[3][4][5]。

不同依附類型者,採用不同的分手策略

而根據Collins與Gillath的研究發現,當一個人有著越強的逃避依附傾向時,他在主動提出分手時,會採取越多的間接性策略,例如透過傳訊息的方式和對方談分手,或乾脆把對方直接給封鎖;或是乾脆直接和其他人約會,來讓原先的伴侶自知這段關係已經告終了。總而言之,逃避依附的人較傾向採用這些間接性的策略來分手,自然而然也減低了持續聯絡的可能性。

相對的,當焦慮依附者要提分手時,總是會為這段關係留下一些希望,例如他們會採取關心對方、表達自己要提分手也很難受的方式來提分手,同時也較關心對方的感受。而這樣的做法,也讓彼此比較容易藕斷絲連,也為未來持續聯絡、成為朋友,或甚至是再次複合留下了伏筆。

事實上,這樣的做法並不難理解,逃避依附者通常害怕和其他人過於親近,因此在分手之後,也會傾向於不要再和對方保持聯絡,因為當他們和對方太過靠近時,他們便會感到不舒服,因此在分手的時候,通常也顯得特別絕情。而焦慮依附者,因為比較會擔心自己不被愛、找不到下一段關係,因此也會在分手時留下這些伏筆。事實上,過去研究也發現,焦慮依附者比較容易和對方不斷分分合合,讓你常常搞不清楚他們現在到底還是不是情侶,也因為他們的關係總是開開關關的,因此這樣的關係又稱為on-off relationship[7]。

在分手之後,我們還能做什麼?

讀完了這些研究,你一定很好奇,知道了這些之後,我們到底能做些什麼?

對我而言,我覺得重要的不是怎麼樣的分手策略是比較好的,而是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麼,又為何會不斷地這麼做。或許社會對於分分合合的關係抱持著不太好的觀感,我也曾經很討厭自己想要分卻又藕斷絲連分不掉的感受。

然而,分手一次段乾淨,老死不相往來的人真的會過得比較好嗎?事實上,國內的研究並不支持這樣的結果,王慶福與王郁茗的研究指出,逃避依附者在分手之後,往往會對自我有許多的否定,並對愛情感到更加迷惘[8],這或許代表著,透過逃避的方式來分手,或許可以不必面對對方的討價還價,但是並不會讓他們過得比較好。

那麼,對於分手,到底什麼是重要的呢?我想,最重要的或許是誠實面對自己的感受,無論你是哪一種依附類型的人,若能夠誠實面對自己,了解到自己習慣的分手方式並沒有什麼不對,或許可以讓自己更能放過自己一些。

除此之外,在自己的心情比較平穩之後,焦慮依附者可以試著回來面對自己的害怕失去、害怕自己不值得被愛的感受,而逃避依附者則可以試著面對自己害怕與人親近、要是不期待就不會受傷害了的信念,我想這才是能夠讓自己慢慢走向幸福的根本。

即便很難,但花園的各位會陪著你走完。

參考文獻

1.Baxter, L. A. (1985). Accomplishing relationship disengagement. In S. Duck & D. Perlman (Eds.), Understanding personal relationships: An interdisciplinary approach (pp. 243–265). London:Sage.

2.Sprecher, S., Zimmerman, C., & Abrahams, E. M. (2010). Choosing compassionate strategies to end a relationship: Effects of compassionate love for partner and the reason for the breakup. Social Psychology, 41,   66–75.

3.Banks, S. P., Altendorf, D. M., Greene, J. O., & Cody, M. J. (1987). An examination of relationship disengagement: Perceptions, breakup strategies, and outcomes. Western  Journal  of  Speech  Communication,  51,   19–41.

4.Metts, S., Cupach, W. R., & Bejlovec, R. A. (1989). ‘‘I love you too much to ever start liking you’’: Redefining  romantic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6, 259–274.

5.Sprecher, S., Zimmerman, C., & Abrahams, E. M. (2010). Choosing compassionate strategies to end a relationship: Effects of compassionate love for partner and the reason for the breakup. Social Psychology, 41,   66–75.

6.Collins, T. J., & Gillath, O. (2012). Attachment, breakup strategies, and associated outcomes: The effects of security enhancement on the selection of breakup strategies. Journal of Research in Personality, 46, 210–222.

7.Dailey, R. M., Pfiester, R. A., Jin, B., Beck, G., & Clark, G. (2009). On-again/off-again dating relationships: How are they different from other dating relationships?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6, 23–47.

8.王慶福、王郁茗(2007)。分手的認知與調適之評量研究。中華心理衛生學刊,20(3),1-32。

推薦你